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张小龙手持 iPhone 发送微信语音
“在晃动的时候,画面会出现一个大卫的裸体雕像,有一次,一个女生用摇一摇功能的时候,屏幕拉开太大了,结果她看到了大卫的生殖器,这是真事。”
这是2011年底,张小龙在一场只有二十几名年轻人参加的交流会上,提到微信 3.0 版本“摇一摇”最初的一个页面设计功能。在那场长度约50分钟的交流中,张小龙几乎有问必答。
会议组织者、华中科技大学老师刘玉告诉我们,当时张小龙来参加一次老同学二十周年聚会,顺道给刘玉的学生讲课。此前,张小龙已经拒绝过她多次。
2011年底,张小龙的微信用户已经超过 5000 万,但在这所以理工见长的学校里,他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有名。
在那场前辈经验交流会上,尽管有老师提前通知,也只有二十几位学生到场,冷清的场面让组织者甚至有些尴尬。刘玉说,大多数学生不知道张小龙是谁,也不知道微信有那么火。
面对台下希望创业的青年人,张小龙是坦诚的。他很满意自己设计“摇一摇”功能时故意给裸体大卫留下的裸露的生殖器,他说“这个 bug(设计缺陷)其实挺人性化。”
整场交流会上,这位微信的缔造者都试图以一位极客的方式告诉听众,他如何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一样让用户感觉到爽。
对于台下听众对“摇一摇”低俗品味的质疑,张小龙说:“大家不要认为我们低俗,我用的确实是高雅的艺术。”他解释自己的产品哲学,“正反两面总是相伴相生的。很高尚时,一定很邪恶”。
在和听众的互动中,他毫不掩饰地表达对自己开发的产品微信的自豪和热爱,他说,中国开发类似“微信”的产品有二三十个,“米聊第一个做微信类产品,为什么最后它就落后于微信?”
“因为用户没有感觉到爽,很多大公司能够过“技术”这一关,但他们缺乏的是艺术,缺乏的是哲学层面上的思考。”他说,真正互联网的产品是技术和艺术的结合。
“性与暴力”,是张小龙让用户感觉到爽的两件独家利器。在广州研发部内部对“摇一摇”这项功能有个专门的称呼:撸一撸,这是人类最原始的姿势,最原始的,体验往往是最好的。
“从‘摇一摇’、‘咔咔咔’声到屏幕的一开一合,再到最初版微信中的裸体雕塑大卫,这一系列的动作都给人一种很爽的体验。”张小龙说,自己对性和暴力的理解源自于他在大学时接触到的弗洛伊德思想——“弗洛伊德说人的所有的动机都来自于性的冲动。”
“摇一摇”的“咔咔咔”声音也是张小龙精心挑选并设计的。
“这个枪声,你可以说是一种性感的暗示。对于男生来说,它甚至是有暴力的暗示,这很爽。”他透露,枪声的灵感可以追溯到他玩 CS 时的体验。
“产品不仅仅是技术,艺术则是更重要的部分,而且并不是我们想不到,而是我们从来没有去关注,就像这个学校没有女生可以谈恋爱吗?不是的,是你没有去追,大不了花 1000 块钱买个安卓手机成天‘摇一摇’。”相较于技术,张小龙更愿意让学生们领悟他的产品中贴近人性的因素。
两年后,随着微信 5.0 版的上线,“打飞机”游戏无疑成为了当天中国最热门的大众话题。在中文语境中,所有人都知道“打飞机”特指的是一种男性生理现象。很难说张小龙是不是再次利用人性中“性和暴力”做文章。
多数时候,“性”和“暴力”因素成为张小龙判断“微信”新功能存废的重要标准。“米聊”一位高层人员曾经放话,坐等张小龙抄袭米聊的涂鸦功能,但是他很快得到张小龙的语言反击,“我的微信不需要那种功能”。
与此对应的是,张小龙不会拒绝在微信上增加符合“人性”的新功能。例如,和陌陌同一天发布,可以让用户轻松找到身边好友的“附近的人”功能,以及与国外 Path 软件(一款分享照片的社交应用)相似,在朋友圈里分享照片的朋友圈功能。
他并不讳言自己继承了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衣钵。在日后一场公开演讲中,他说,“你去感觉现在社会流行一种潮流,或者人群流行一种潮流,像潮水一样往某一个方向走。这种暗涌,就是最前沿最具革命性的东西。”
正是依靠“性和暴力”这两件“杀手锏”,他开始掌握“潮流”并相继打败了米聊和陌陌等同类软件。在2011年10月1日这一天,微信终于登上了即时通讯工具软件第一的位置。
成名后的张小龙越发低调,他拒绝了各路记者的采访要求,此前,广州研发部公关部拒绝了我们记者采访张小龙的要求。
一位腾讯公司公关部工作人员说:“张小龙个人比较低调,对于媒体宣传没有太多兴趣。另外,公司对广州研发团队的期望也是要把全部精力放在做产品上。”
和16年前,那位年少成名跟记者保持亲密关系的张小龙不同,现在的他对媒体的回答始终两句:我不需要,我不需要华彩的生活。
著名 IT 网站虎嗅的一篇文章曾报道:“因为这个域名让张小龙被马化腾请去吃饭,还有其他各怀心事的部门作陪。他整顿饭没吃一口,一直在听马化腾关于‘怎样做人’的训诫。这顿饭吃回来后,这个富有野心的域名很快被改掉了。”
这一传闻从未得到证实。但知情人士对我们确认,马化腾的确曾提醒张小龙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开发产品上,不要接受过多的媒体采访。
张小龙不再是那个无足轻重、无所顾忌的程序员。但事实上,更像是内心的孤独缠绕着他。多数时候,“微信”开机画面永远是蔚蓝星球下孤独的一个人。这让人想起2000年前后受困于 Foxmail 的寂寞开发者张小龙。
当时,他报出的 15 万元价格被投资人雷军手下的程序员认为不值,拒绝收购的时候。他会固定在晚上打开 Foxmail 邮箱,用邮件跟鼓励自己的用户沟通,有时候,回复邮件要花上很长时间。

华中科技大学刘棉对本文有贡献。

下一节 张小龙2011年华中大演讲实录
上一节 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ISBN 9771674470000
ISSN 1674-4705
作者
出版社 博客天下
出版日期 2013年09月05日
语种 简体中文
  1.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2. 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3.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4. 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5. 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6. 张小龙2011年华中大演讲实录
  7. 微信将告别张小龙时代

天香空城微信二维码
关注 天香空城 微信号 ulisse 或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微信营销书籍
微信营销书评
微信公众平台开发源码

返回微信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