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微信发布之初也出现过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也有来自政府管理部门的。
从1994年开始的19年里,张小龙一直作为一名程序员而非是商人的身份在中国互联网的游戏世界里不断通关。
日后,已经成名的他曾对一位不太自信的求职者诉说过自己的性格,“我曾经十分不自信,但是在成长的过程,过去的那些种经历反而造就了我谦逊、冷静、不骄不躁的性格以及做事风格。”
他鼓励这位面试者:现在处于劣势的性格会伴随着你的成长和自信,跟压迫中的弹簧一样反跳的更高,从而成为优势。
8月5日,微信 5.0 版发布当天,港股腾讯控股的股价狂飙至 370.8 元,创下历史新高,港版的《商业周刊》说,这让人看到微信的企图心,这也是张小龙的企图心。
美资投行 Jefferirs 乐观预估,微信手机游戏平台可成催化剂,今年第四季相关收入可达 4.7 亿元人民币,明年可达 30 亿元人民币。
他和他所带领的微信军团已经开始将触角伸向全世界。继登陆美国、南美、欧洲后,微信的下一个目标是新兴市场非洲。
他的名字也随着这款软件深深嵌入各行各业。他因此名利双收,这位拥有技术背景的微信开创者,此前被《华尔街日报》评为2012年中国创新人物。
但在此前漫长的人生经历中,张小龙并不是一个对商业先知先觉的人,沉溺于技术,不被人看好,很多人觉得,他不具备时代成功者惯有的狡黠和圆滑。
大学时代,他不是一个类似乔布斯的显山露水的人物。在他的研究生导师向勋贤眼中,他不过是一位“不爱说话,喜欢捣鼓电脑,喜欢睡懒觉的年轻人。”
他不擅长与人打交道,需要借助工具完成与周围人的沟通。在开发微信之前,他相继开发了 Foxmail、QQ 邮箱,这些产品都有一个共性:更好、更容易地进行沟通。
与腼腆性格对应的是他喜欢简单、实用的东西。他认为,复杂的东西太脆弱。即便已时隔19年,已是腾讯副总裁的他显然并未改变这一从程序员时就建立起的审美观。
他年少成名。1997年,当他开发出 foxmail 1.0 版本并受到追捧的时候,当时,一位叫马化腾的年轻人才刚刚从深圳大学毕业,进入寻呼行业当工程师,月薪 1100 元。
即便在4年后,张小龙开发的 Foxmail 也以 200 万用户量远远将马化腾开发的只有 10 万用户的 OICQ 甩在身后。《电脑报》的记者李学凌曾在文章中描述过当年张小龙在中国 IT 圈中的地位。“只要你站在黄庄路口(位于中关村中心地带),大喊一声,我是 Foxmail 张小龙,一定会有一大群人围上来,让你签名。”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沉溺在技术带来的快感之中,但这种来自精神上的慰藉并未改变他的命运。正当马化腾、张朝阳欣喜地用他们积累下的巨大用户寻找风投向商业进军时,这位极客还在为不断增加的用户发愁,他对前来采访他的记者李学凌说,每天用户都在催着他更新版本,做这样一个免费软件太累。
他曾一度怀疑自己的商业头脑。在接受一位记者采访时,已经运营 Foxmail 免费邮箱4年的他并不自信地说:“我听说,好像有人会给一款免费软件投钱。”
一位长期跟访他的 IT 记者说,“相较于软件写成后,需要一点一点完善的阶段,张小龙更喜欢开发软件之初的挑战。他对商业软件没有兴趣。”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曾动过将软件免费送人,去硅谷做一名程序员的念头。但他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因为每天都有使用他免费软件的用户给他写来一篇篇充满鼓励话语的电子邮件。在那些失意的夜晚,他给每一位鼓励他的读者回信。
在改革开放之初,“一切向钱看”的主流价值观并不认同极客们对互联网世界的沉溺。
《人民日报》的一位记者甚至担心做免费软件的张小龙会不会饿死,他在文章中不客气地写道,“(张小龙)说白了,就是一个无业游民,靠临时给别人写程序为生。”
当时,张小龙曾拿着一本汽车杂志指着其中一辆越野车告诉一位慕名来访的记者,他喜欢这款车。这位记者看了他所指的车后,直言不讳地告诉他:“这个理想有点远吧!”
相较于改进产品的乐趣,那时候的他看上去并不计较自己在商业上的得失。2000年4月,当所有 IT 人津津乐道于他的 Foxmail 免费软件被提供互联网技术支持的博大公司以 1200 万的价格收购时,在深夜的北京,他曾写下这样一段文字: “我把 Foxmail ‘卖’了。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有一种很深的失落感,好像那一刻才意识到,Foxmail 是真的要离我而去了。一个于我朝夕相处了四年的伴侣,一件四年来我精刻细雕的作品,从灵魂到外表,我能数得出它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典故。对它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关爱,在我的心中,它是有灵魂的,因为它的每一段代码,都有我那一刻塑造它时的意识。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反悔的冲动。我写了十年程序,第一次,我为我对自己的一个作品的不再拥有有如此强大的失落。失去才知道宝贵。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原来是这么地重要。Foxmail 的 80% 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完成的。我只想将它雕塑成一件艺术品。”
一位张小龙在博大的同事对我们记着透露,“外界所说的 1200 万收购资金并没有全部落实,而只是象征性地给了张小龙一些钱。”
这位张小龙的同事经历了博大公司经营不善的窘境,曾向张小龙请辞,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请辞时,张小龙的疲惫到没有表情的脸色,“在尝试劝说我留下来一起奋斗无果后,他苦笑了一下,祝我好运。”
当时处在事业低谷的张小龙不会想到,他和他开发产品的商业价值在经历了一段迷惘的青春期后,开始触底反弹。
他的反弹是伴随一次激烈的内部竞争中获胜开始的。

下一节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上一节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ISBN 9771674470000
ISSN 1674-4705
作者
出版社 博客天下
出版日期 2013年09月05日
语种 简体中文
  1.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2. 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3.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4. 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5. 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6. 张小龙2011年华中大演讲实录
  7. 微信将告别张小龙时代

天香空城微信二维码
关注 天香空城 微信号 ulisse 或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微信营销书籍
微信营销书评
微信公众平台开发源码

返回微信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