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微信的涉猎范围越来越广泛,大有把生活中的所有涵盖其中的态势。
张小龙他对产品的超强控制力和完美欲确保了微信在正确的方向上高速前进。
位于广州华景路 1 号南方通信大厦的 10 楼是张小龙和微信团队的办公地点。这栋写字楼下,常年有一大排等活儿的出租车在半夜出现。在司机眼中,这里的人都是工作狂,黑白颠倒。
整个 10 楼的办公区被完全打通,将近 300 人在这里办公,每天至少 300 台高速运行的电脑24小时不间断地运转。微信的产品经理、工程师和实习生们混坐在一起,大家谈论有关微信产品的每一个细节。100 元一包的高档香烟和 5 元一包的地摊货所散发出来的烟雾飘荡在办公区域。
“他是一个独裁者。”广州研发部前员工宋轩说,张小龙不惜用员工的生命换取他对产品完美的控制。
在腾讯内部一场著名的8小时演讲中,张小龙反复提及凯文·凯利,这位在亚洲游荡了近10年的美国人和《失控》这本书。凯文·凯利写道,失控往往意味着不确定性,容易使人感到不安,但正是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成就了创新的源泉与进化的动因。
恰恰是这位笃信“失控”可以带来创新和进化的人,却在他的管理方法上显示出极其强烈的控制欲。
2013年5月,绰号“啃饼”工程师日夜不歇地完成张小龙下达给他的任务,开发“打飞机”游戏。这位年轻工程师充满激情,甚至提前在朋友圈中公布了游戏的样图,“一款银色的大飞机在追逐着一架绿色小飞机。”
但在接下来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这位自述“天天坚持打飞机”的工程师一口气开发出 4 款“打飞机”游戏,其中包括彩色版、画风怀旧的黑白版,甚至有界面上时不时冒出鸡、鸭等小动物供玩家射击的搞笑版,供张小龙选择。
最终,那款黑白素描风格的“打飞机”被张小龙选中作为微信 5.0 的欢迎界面,这一画风符合张小龙一贯对“极简”风格的信仰。
这并不是张小龙开发的最复杂、修改最多遍的软件。他的多数产品都是经过手下工程师成百上千遍的修改才被允许上线,这位乔布斯的东方信徒不允许产品出现任何瑕疵。
去过广州研发部的前《商业周刊》记者董璐说,腾讯广州研发部员工每人都有一张行军床,除了午休,更多是为加班加点时休息用。这些年轻人有个外号叫做“矿工”——因为他们和张小龙一样,已经养成在夜里通宵开发产品的习惯。
董璐回忆,张小龙的食指和中指微黄,那是长期昼夜编写程序养成的烟瘾的证明。此外,在通宵时,他喜欢听摇滚乐。
在宋轩看来,这是微信成功的精髓。“技术人员有着超强的执行力,平时大家跟着张小龙已经习惯了熬夜打拼,经得起这种成天在封闭空间下的压榨。”
前广州研发部工程师王伟说,微信的开发过程通常是由张小龙先给手下的产品经理一个大致的定位和需求,让他们和工程师花几天的时间画出图纸。产品经理再拿图纸给张小龙过目,等他提出建议。直到后来,图纸已经不能满足张小龙的需求,他让工程师们直接做出成品,让他安装在手机上面试玩,再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
张小龙对微信细节的苛求令他手下工程师们恐惧。
大到一个按钮应该在左边还是右边,小到一个图像差了几个像素,都是他需要考虑很久的问题,很小的细节都足以让他和产品经理通宵地争执。而到第二天上午,产品经理们就要带着头晚的修改意见和工程师重新做出成品,送到张小龙手中。
“有时,为了一个像素的问题,我们花一个通宵做出来的产品,就可能被他在5分钟内推翻,又需要重新做过。”王伟说。
一次,张小龙问一个同事,微信 3.1 与 3.0 的会话列表有什么修改?对方说没看出来,张答:会话列表每一行高度少了两个像素。
最令,张小龙纠结的时刻通常是在“微信”新版本上线前。
王伟回忆,每次微信发布新的版本前,张小龙都要将产品经理和工程师留在公司,彻夜对这个版本进行最后的修改。
此前,项目经理会根据张小龙的需求测算出测试的日子和上线的日子,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仍然会不断地对功能加加减减。
“到了定好的日子,这个需求要不就是完不成,要不就是工程师们拼了命加班才能按点儿完工。到真正上线的时候,可能我们的工作量已经比原定超出了 50%。”广州研发部前工程师徐小林说,在广州研发部这种情况再平常不过。
张小龙拥有广州研发部一间独立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在 10 层办公楼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房间中除了他的一张办公桌,还摆了一张方形的会议桌,所以,也是广州研发部的会议室。工程师们会在半夜或者产品需要紧急调整时被张小龙召集到办公室开会。
正是在这间充满烟味、汗味的办公室里,张小龙和产品经理们一共在 6 个手机平台上发布了 90 个微信更新版本,几乎在每次更新前,这间办公室里都传来大声的争执和叫骂声。
“现在你正在用的一个功能,很可能就是我们砍了 300 多个功能后留下的。”张小龙这种反复试错的工作方式被宋轩指责为“近乎蛮荒”。
微信 4.0 版本开发期间,张小龙对朋友圈功能中的回复顺序反复修改,一位设计师难以忍受通宵熬夜改动设计的辛苦,画了一张漫画:画中是一个泪流满面的人,下面写着一句话“请不要再改了”。他把这一张图贴在了广州研发部办公室的通道中。
王伟注意到,这张漫画,“张小龙从没看一眼”。
张小龙从不回应这些对他工作方式上的指责。他曾试图修正自己的工作方式。今年7月,广州研发部员工收到公司通牒:“按小龙要求,从今天起,除特殊情况,晚上下班时间不能迟于22:30,早上上班时间不能迟于10:30。请各位按这个时间调整,未来希望整个部门努力把工作时间向正常作息区转。”
前员工徐小林说:“之前有一次,晚上10点钟,张小龙还亲自出来抓人,赶着大家走,但是后来因为要配合他半夜工作的节奏,大家的作息还是没有调整过来。”
一些批评者认为,“张小龙的完美产品是建立在不惜耗费员工的生命,反复试错得到的结果”,张小龙对产品的偏执追求也被他的反对者视为独裁。但就连他的反对者也承认,“张小龙是一个牛逼的人,牛逼的人玩独裁是可以做出牛逼的产品”。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徐小林、王伟、宋轩均为化名。

下一节 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上一节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ISBN 9771674470000
ISSN 1674-4705
作者
出版社 博客天下
出版日期 2013年09月05日
语种 简体中文
  1.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2. 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3.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4. 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5. 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6. 张小龙2011年华中大演讲实录
  7. 微信将告别张小龙时代

天香空城微信二维码
关注 天香空城 微信号 ulisse 或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微信营销书籍
微信营销书评
微信公众平台开发源码

返回微信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