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2010年11月20日这一天,在广州,一个六七人的产品小组正式组建。2011年10月1日,这个产品小组的一款产品登上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即时通讯工具软件第一的位置。
这款产品叫“微信”,主导了这款产品的人是张小龙,时任腾讯广州研发部总经理。
短短三年时间,微信几乎已经成为中国每一款智能手机上必然会被安装的应用,微信能有此影响力,不惟有腾讯这棵“参天大树”的庇护和输送养料,亦有赖于微信产品团队对产品的打磨、把控。而一直以来,张小龙,这个主导了中国时下最火的社交应用的中年男人,始终留给人们一种莫测高深的神秘印象。
为此,我们独家专访了腾讯前高管刘成敏,由他讲述了腾讯内部当年围绕微信的竞争内幕。另外,还采访了多位张小龙的身边人,揭秘了微信“打飞机”游戏的开发过程,独家披露张小龙第一次向外部讲解“摇一摇”功能的观点,为我们还原和描述了一个较为近观的张小龙和微信诞生记。

超过4亿人使用的社交工具“微信”的逻辑起点,是与体制和权力的一次自由主义式地诀别。1994年秋天,24岁的毕业生张小龙提前拜访他即将被分配去的工作单位——一家信息不详的国家电信机关。站在一栋归属政府的死气沉沉的大楼前,他立刻感到“一种窒息从头顶笼罩下来”。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张小龙事后确认,他几乎是望了一眼大楼就立即放弃令他压抑的“铁饭碗”,决心投入充满活力的互联网行业。
这位未来的微信缔造者当时问自己:“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度过?”
张小龙的妻子曾给他看过星象,星象显示丈夫崇尚自由。他果然未辜负自己。17年后,调头离开电信管理部门的年轻人以挑战者姿态重新回到电信业视野。其间,他曾因开发 Foxmail 而知名,2005年进入腾讯担任广州研发部总经理后,郁郁不得志。但在受到国外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启迪开发出微信后,张小龙终于成为最有可能是乔布斯中国接班人的风云人物,微信则成为电信行业公认的麻烦。
采访证实,正是张小龙不惜冒险破坏腾讯与电信行业长久的默契,上马微信项目,这一产品才成为可能。但如今,他又不得不一改自由、孤傲的个人风格,试图通过饭局、站台等行为与电信行业巨鳄们斡旋,以换取生存空间。
张小龙本人正是一个多重性格的复合物。他内心热爱自由,推崇美国作家凯文·凯利讲述科技改造人类的作品《失控》。但他也被许多人视作独裁者,牢牢抓住手中权力,严苛要求员工按他的标准反复试错。
他不是天生贵族,没有权势,但他俨然已成为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最欣赏的人之一。在一次年会上,马化腾与公司高层在台上合唱一首老歌,演唱过程中,马化腾将手搭在张小龙的肩上,“比对其他的高层领导都要更亲密一些。”
在通向成功之路上,他性格中的谦虚、不自信像一根被压抑许久的弹簧,成为日后他飞黄腾达的优势。他从反叛、自由的人生中获取创新和突破成规的力量和灵感,然后通过压抑上述性格寻求更长久地发展。

与权力先离后合的政治隐形者

若干证据表明,张小龙和微信团队刻意避免与政治发生关系。腾讯广州研发部前工程师王伟形容他“对政治十分谨慎”。这未必反映他本人的政治态度,他推崇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他曾负责 QQ 邮箱的开发,该邮箱曾设计过一个被认为有隐晦政治意味的欢迎界面。但在进入微信后,任何越界举动都被严厉禁止。
张小龙很少公开或与周围的人谈论政治,他在朋友圈里的发言包括谈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分享冷笑话,张贴海子的诗《九月》并附上关于死亡、神秘的解析。
这位不关心政治的技术男开发的微信意外成为人们发表公众意见的另一阵地,微信朋友圈逐渐打破了公共表达的公私域界限,让熟人间的话题超越柴米油盐,掺入公共话题。不过,张小龙和微信此后的表现却说明他对这一趋势的态度。在 5.0 版微信中,带有浓重媒体属性的公众账号被折叠进蓝色订阅号,一些政经类帐号被封杀。这个性格腼腆的男人追求的是私密的个体世界,而非大众的公共世界。一家商业杂志的编辑陈悦说:“这无疑会增加微信的审核成本,也无助于他开发公众帐号的商业化本意。”
在政府、企业与用户的关系场里,在财富和权力纠织的森严等差序列里,张小龙过关斩将,步步为营,并最终走上微信帝国的王座。
刚刚推出的微信 5.0 版本与张小龙生活气质吻合的内容之一是打飞机游戏。他喜欢枪械,热爱网络游戏 CS,在微信朋友圈里谈论的话题时常涉及暴力和性。相比之下,打飞机游戏只是最简单的快感释放品,成功的玩家需要运气搭配技巧,越到游戏最后关头,越考验玩家躲闪腾挪的本领。它部分契合张小龙本人的人生经历:横溢的才华、无尽险境,以及机遇。但经历一系列成功和波折,进入高阶游戏后,他身上的固执、纯粹等优点开始带来负累。
事实上,微信研发之初,张小龙表现出得更多是自由主义姿态。微信刚上线后,运营商通过腾讯内部向张小龙施压。分管腾讯无线事业部的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成敏曾致电张小龙,希望微信在发布新版本前“等他和运营商沟通好”。张小龙当时是腾讯广州研发部总经理,级别是中层,但他并未放慢步调,继续更新微信并获得市场先机。刘成敏告诉我们,腾讯多个部门在研发微信产品上都比张小龙拥有更多优势,日后的事实证明,唯有张小龙未顾忌此举可能引发电信部门的不满。
但旧账总得付。来自权力部门和行业的痛击伴随着微信的生长开始隐晦降临。8月19日,网易和中国电信联手推出一款与微信功能类似的手机即时通讯工具“易信”。“易信”推出当天,微信”系统出现了长约半个多小时的断网故障。这是7月份以来第二次出现断网故障,两次事故相隔只有28天。
来自微信的官方微博消息称:“微信故障的原因是网络硬件出现故障”。但知情人士告诉我们,这是由腾讯公关部草拟的一份声明。“微信系统设立在中国电信的机房内,广州研发部工程师根本无法亲自查验事故原因。”一位前广州研发部工程师说,一个月内两次出现大规模故障在此之前从未发生。“这等于把自己的设备放在敌人的手中。”
这并不是微信面临的第一次麻烦。知情人士向我们透露,2011年,微信刚发布不久,中国移动总公司曾向工信部投诉,称微信没有提供免费短信服务的资质,要求工信部出面制止微信继续发展。
两年后,以中国移动为首的运营商再次掀起向微信收费的风波。这一消息一度得到官方认可,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一场论坛上公开表示运营商可能向微信收费。
事实证明,移动的担忧并不过分,随着微信和同类产品崛起,传统短信业务被蚕食的趋势已经显现。一份工信部发布的2013年前两月电信业务数据显示,普通用户之间的点对点短信业务同比下降了 10.6%。
张小龙在努力改变自己。2011年,当运营商第一次攻击微信时,张小龙派出包括时任微信产品总监曾鸣在内的两名广州研发部员工前往北京,向工信部说明情况。
了解那次北京之行的知情者说,一同前往工信部的还有腾讯公关部和无线部门的员工,腾讯仍在试图凭借和运营商间的良好关系,协调广州研发部团队和运营商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目的是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
2012年夏天,不喜欢应酬的张小龙接受了广东联通总经理乔建葆的邀请,少有地出现在一场饭局中。席间,乔建葆聊到微信与联通合作的可能性。2013年7月30日,微信与联通联手推出“微信沃卡”,这是为微信用户提供特殊优惠流量套餐的定制电话卡。不常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张小龙参加了发布会。
正如在打飞机游戏中需要做的那样,43岁的工程师张小龙面对内外部层出不穷的危机,不得不停地四处找寻补给,努力突围。

下一节 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ISBN 9771674470000
ISSN 1674-4705
作者
出版社 博客天下
出版日期 2013年09月05日
语种 简体中文
  1. 微信帝国内争与外伐
  2. 失败天才的商业翻身
  3. 颠覆之初的内部狼斗
  4. 独裁者的控制之舞
  5. 人性操控师的性与暴力
  6. 张小龙2011年华中大演讲实录
  7. 微信将告别张小龙时代

天香空城微信二维码
关注 天香空城 微信号 ulisse 或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微信营销书籍
微信营销书评
微信公众平台开发源码

返回微信营销